番外

小说:二十八岁未成年作者:black.f更新时间:2018-12-14 10:46字数:126710

打开这本日记本想要记下写在这里的第一篇也是唯一一篇日记的时候,密码锁提醒我设置密码,我突然想起来很久之前的自己,一直相信,把悲伤的事用好笑的方法说出来,回忆的时候,就会轻松许多。

于是我键入猫粮的缩写,因为那个人的名字,是我想到的最后一个玩笑。

我是个很自私的人,做了自私的选择,觉得抱歉,可是真的累了,不想动了。

这些年改变了不少,一直习惯记日记,有时候也会翻一翻自己的曾经,还记得以前写日记的时候总会想,等到什么时候长大了再来看记下来的这些事,这些心情,会不会觉得很幼稚,于是羞于面对,然而现在真的长大了,回过头看时发现果然幼稚,但是却怀念,连着幼稚的部分一起怀念。

我做了错误的事,做了错误的决定,但是不知道该怎么挽回,虽然我很清楚,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应该和郑伟嘉离婚,把他还给那个他爱着她,她也爱着他的女人,但是我做不到,因为我也爱他,现在的我,就像狠狠抓着不是自己玩具的小孩,好像只要抓着不放,就是自己的了一样。

怎么可能。

记得有一句话,叫做哀莫大于心死,我想我一定是伤心的还不够,所以一直不能死心。

我以前很喜欢画画,没想到有一天会用那么遥远的心情来回想这件事,以前的我喜欢画画,喜欢的好像这个世界如果不是线条就什么也不是一样,那么喜欢,然而六年前的那天我却终于发誓放弃,下定决心要在讨厌的地方,做讨厌的事,变成讨厌的人,幼稚的像是在跟不知道什么人赌气一样,那时有力气,这么傻一件事也可以赌到真。

却在真的需要赌气放手的时候,累得动弹不得。

所以现在的我只能找一个出逃的借口,让自己可以躲得远远的,相信着那个完美的结局,然后就可以原谅自己,就可以什么也不用担心什么也不用去管。

哪怕明知道,其实并不相信。

有时候觉得,自己的人生出现了偏差,爸爸以前就说过,我在经营上有天分,画画却是一条死路,自己也知道,可是却那么喜欢,即使得不到那份才华,即使一次又一次面对失败,觉的受伤,也那么喜欢,还有严岩,明明什么都清楚什么都明白,还是喜欢,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却又喜欢上别人。

至于郑伟嘉,他是恨我的。

我见过肖颜,就在街对面的长椅上,隔着下午三点的阳光,我看到永久之恋的音符,咖啡和黑森林蛋糕,他对她微笑。

我无知的扮演了坏人的角色,我嫁给一个人,拉着他闷头跑了很久,才想起来问他,你是谁。

我还记得那天天气很好,阳光直直的照耀着,明朗的可笑,明朗的就连悲伤都显得微卑起来。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难过的时候,阳光总是这么明朗,六年前也是,毕业典礼那天,从严岩那里回来的那天,也是。

那天我第一次见到郑伟嘉。

爸爸举办的小舞会,我没有进去,只是隔着窗户远远望进那个世界,窗户像坏掉的电视机,很多人举着杯子在里面彼此交谈,我却听不见声音,在爸爸把公司交给我的这么多年里,我无论做到什么程度,无论在哪个位置,都始终觉得像是在黑夜里一个人面对着一台坏掉的电视机,自言自语。

我感到恐慌,然后就看见郑伟嘉走过来,他并没有看到我,只是转身靠在了窗户上,没有和任何人交谈,他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却看见房子里的灯光把他的轮廓投影在我脚边,一瞬间,好像被陪伴了一样。

我痛恨起来,痛恨自己还会有这样的想法。

后来的两年,我在爸爸的公司从基础做起,那两年里我没日没夜的工作,其实只是丧失了目标,只是记得做自己讨厌的工作,变成讨厌的人,好像是唯一可以抓着走下去的事。

那时的我,只希望能假装忙碌的虚度时光,其实并没有打算接手爸爸的公司。

直到再次见到他。

老板的炸酱面店我已经很少去了,我不想用现在的表情去面对老板,可是又想不起来自己曾经是什么样子,每次都觉得不知所措。

但是那里依然,可以隔着记忆的习惯触摸到曾经的自己,可是那天他却坐在那里,像分享一样的尝试,依然像是被陪伴了一样,窘迫的感觉。

我却无从指责,他甚至什么都不知道,我只能痛恨,痛恨自己。

那天他会来是为了解约的事,我却用接受爸爸公司做条件换取资助他父亲的公司,现在怎么都想不起那时到底在想什么,只记得说了很多残酷的话,好像他是咬在脚心的蚊子包,只有彼此憎恨,才可以解脱。

一直以来都是,可是我却让自己爱上他。

有时候我会想,也许疼痛只是一种很不甘心的感觉,好像不甘心自己会觉得疼痛,无法忍耐。

发现他的计划是在半年前,那天我一直在公司呆到很晚,我关了灯,光着脚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喝咖啡,温度从手心蔓延上来,我觉得孤独,还有疲倦,延续了很长的时间。

我从窗户的投影里看见郑伟嘉,走廊上的灯光又一次把他的投影带到我面前,这次我却很想他进来陪陪我。

又怎么可能。

每次都那么无知无觉的闯进来,然后有一天我真的想他陪伴了,他却头也不回的走了。

但是我却觉得轻松,因为故事开始但过虚弱,只是因为他在那些时候出现,无意的触动了我,于是我在自己的世界构筑了一个关于痛恨,深深爱着的故事,漏洞百出的自说自话,现在他参与了进来,故事可以结局,坏人罪有应得。

这是很好的结局。

然后我就可以逃到远远的地方了,可以原谅自己,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管。

昨天晚上做了梦,梦见蜷缩在阴暗的空间里,有东西在追赶,在逼近,在我头上呼啸而过,我尽量的把自己缩成一团,怕的要命,但是并不觉得痛苦,因为有人抱着我,一个我喜欢,也喜欢我的人,他抱着我,轻轻的笑,问我,你怕什么。

好像等待了很久,我几乎信以为真。

写了那么久的日记,也许这一篇,是最后一篇了,有很多话都想说,却不能说出来,于是才选择日记,是因为不会被人看到。

爱也好,痛恨也好,从见到郑伟嘉的那一天起,就一直是我在自说自话,自说自话了那么久,那么,到最后,就让我再自说自话的说声再见吧。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加 收藏 看完了发表些 评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