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

小说:年年孤叶迎春风作者:子易更新时间:2018-12-11 20:54字数:135738

只因继风的从不错辨和那无论如何都不曾改口的“小叶妹妹”,硬让苏家三姑娘的后牙酸了好几年。不过礼王府的小公子是个有理想的好青年,他不会每天吃饱了饭闲闲没事干就到处游走,所以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出现在苏府。

倒是礼王妃很相中兰叶姐妹,并不止一次地跟苏夫人商量:“我说姞月啊,小兰或小叶随便哪个都好,能不能留一个嫁给继风?当然啦,如果你更愿意选择承风,我也可以接受。”

这话说得次数多了,苏夫人的态度也就渐渐地由婉拒演化为毫不客气:“不行,承风有老婆,你打谱我女儿去当侧妃啊?免谈免谈!至于继风那小子——啧,好大一只奸商,你觉得我家老爷子有可能点头同意吗?”

潜台词:咱俩关系好归好,但你儿子实在不争气,我这个当丈母娘的看他不顺眼,你另寻高明去吧!

一说起小儿子,礼王妃的心就受伤了:“我也没料到这孩子长大后会这样……哎哟,家门不幸,家门不幸!”

其实继风年纪轻轻便在户部挂上了个差事已经算是家门大幸了,可他本就是皇亲国戚,不在家里养尊处优老老实实地呆着发霉却总想着金银买卖。满脑子的生意经直把尚武厌文的礼王妃气个半死:自己生的娃太不务正业了!

于是礼王妃抱怨道:“就说我们战家世代忠良,庆离他家都是皇子皇孙,我琢磨不透怎么养出商贩子来的呢?”

苏夫人低头沉思片刻:“基因突变了吧。”

礼王妃:“我不管哪只鸡的音变了,反正我早晚矫正了他的想法!”

眼看某恨铁不成钢的母亲斗志昂扬了起来,苏夫人开始偷笑,但她没有表现出来:“那个,等你改造好了,再说咱们两家的儿女婚事也不迟。”

“没问题,等回头我就去改造他!”

单纯的礼王妃被苏夫人成功地转移了话题——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苏夫人,您可以出师了。

%%%%%%

抱怨归抱怨,礼王妃的爱子之心却不会因此而打个折扣。这年的秋天,漠南在边境屯集了好几万兵马,有恃无恐地骚扰着函赐关附近的百姓。获知此事后,朝野上下难得齐心地一致主战,礼王妃更是恨不得乔装打扮上阵杀敌。

可惜她身为王妃,实在不适合出现在前线。所以她转头就替长子报了名。

这事儿在礼王府引起轩然大-波,向来坚持放羊吃草政策的礼王爷终于爆发了一回:不和我说一声就擅自做主?好啊,为了面子我当然没法跑到兵部去要求他们划掉我儿的名字,但我总也还有别的能耐。你不让我知情,那我就随儿从军!

听说有“随父从军”,偏偏温吞又和气的礼王脱节演出了这么一场超乎世人所料的戏码,改变了大家对他的观感——

其实,礼王爷也可以很有气概的嘛!

礼王妃却不乐意了:我的儿子我做主,我让他去参军关你啥事?都在家当了大半辈子的书生了,好好的你抽什么风哟!

然而礼王去意已决,大约没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礼王妃不是八匹马,关起大门手口并用轮番进行了好几次“爱的对话”后仍败给了丈夫的犟脾气,无奈她只能悻悻地拜托苏夫人:“庆离非想随军,我实在放心不下,得跟着他看着他。就是继风……”

苏夫人诧异:“怎么?”

礼王妃自有说不出口的苦衷。也许在外人看来,她家孩子都很优秀,然而礼王妃太清楚继风在自家人面前的德行了,那简直比他老爹还让人窝火。身为早被人宠坏的王府小公子,继风不像兄长承风那样经常习武摔打,再加上礼王庆离某些欠妥的“言传身教”,导致他养出了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怪癖。

不过——苏家人也个个有怪癖,也许根本不把这点儿毛病看在眼里。

于是礼王妃郑重地拜托苏夫人能在他们一家远赴前线的这段时间内代为照顾小儿子继风。

苏夫人觉得奇怪。继风又不是小孩子了,有必要这么担心吗?但既然好友已经提出要求了,她也该义不容辞:“好说,叫继风尽管把这里当自己家就行。”

反观礼王妃,欲言又止了半天,最终还是咽下已经冲到嘴边的话,十分抱歉地看着苏夫人:“总之……一切麻烦你们了!”

苏夫人应承了下来,考虑到继风可能不太习惯被人打扰,所以她回头就命人在府里另收拾了几间单独成院的屋子,又亲自安排了其中的布置摆设,这才满意。

过了一段时间,礼王府三位主子在全城百姓的目送下与众将士同赴战场,送走了父母和兄长的继风稍稍收拾了下,直接住进苏府。

o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