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完章 天守的一天

小说:我家的剑仙大人作者:伴读小牧童更新时间:2018-12-11 20:22字数:1827246

补完章 天守的一天

“爸,去给我开家长会。(,,

一个长发及腰的高挑少女从后头搂住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帅叔叔。她现在撒娇的样子和她往日里那种冷若冰霜的气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除非是和她一起长大的那几个人,没有人会相信这个女孩骨子里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又开家长会?”帅叔叔放下报纸:“说白了,你是又准备让我去挨训呗。”

“爸……”

“小新啊,你都十七岁了。不能再这么撒娇了。”帅叔叔回头摸了摸少女的头发:“好吧,我就是拿你没办法,几点?”

“我爸最好了。”小新用力的在李果的脸上亲了一下:“早上九点,我出去跟闺蜜逛街了啊,有事打我电话。”

李果耸耸肩,叹了口气之后挥挥,不要乱用能力。”

“明白哟。”小新妹子给李果打了个ok的手势,风一样的闪了出去。

李果看着她的背影,从藤椅上站起身,摘下眼镜伸了个懒腰,看了看表,赫然从闲情逸致状态惊醒。因为小新说九点的家长会,现在转眼就八点五十了,再不去铁是要迟到了。

所以他连忙起身,从阳台穿过客厅,晃了一眼在厨房做饭的鸟子精:“我去给小新开家长会啊,等会店里见。”

“等等,给我等等。”鸟子精系着围裙从厨房中晃了出来,伸手给李果整理起领子和袖子:“多大的人了啊,还这么不利索,你到底要老娘给你操心到几岁?你转眼四十了好么?”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还不行吗?”李果最怕鸟子精的唠叨了,自从她生了孩子之后,原先的那种洒脱就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就光是家庭主妇般的婆妈。

说完,李果果断一个逃脱术挣脱束缚来到了已经住了十多年的小区外头,并溜进了水仙开的那家小超市,水仙一如既往的坐在赌博机前面自娱自乐,这个爱好都持续了十多年了,一点没变,唯独变的,就是那个病怏怏的茉茉现在变成了一个正直风华的女人,她坐在柜台里一边和水仙商量着她过几天的婚礼一边唠叨着让水仙赶紧要个孩子。不过在见到李果进来之后,她还是很礼貌的站起身迎接:“李哥,又被赶出来了啊?”

李果一抹脑门:“差不多,给我拿200块钱零钱,我得去给孩子开家长会。”

“不给。”水仙头也不回:“说你富甲一方都是兜着说的,就你这么个巨富老问我借钱算什么?”

李果哎哟了一声:“你还不知道我么,我最多身上就带包烟,多少年没用过钱了。”

“拿去,下午给我还来。”水仙从口袋里甩出两张皱巴巴的票子:“记得还啊。”

李果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知道了知道了,一边飞快的往外赶,并渐渐的从步行变成了奔跑从奔跑变成了缩地成寸。

半个小时的路,在李果脚下不到一分钟就赶到了小新的学校门口。今天似乎是发成绩单的日子,门口已经有不少家长往里头赶了,高矮穷富一应俱全而且一目了然。

“总算赶上了。”李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跟着人流一起走向小新的班级,并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等待着老师过来发成绩并挨训……

话说回来,小新妹子可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公主,不但出身高贵,而且智商奇高,不过她明显不适合去读死书,毕竟现在法术学校到处都是,甚至有的知名大学都开设了法术专业,就算小新不靠家里的势力,单纯的去考,以她现在已经能把龙神雪爆出八条街的能力,别说当学生了,就连老师都看不到她车尾巴灯。

可小新到底是李果的女儿,奇怪的一塌糊涂,明明这么好的底子,她非得去学数理化,不得不说的是,她数理化的成绩简直惨不忍睹,数学一百五十分她能考九分,物理能考二十一分,化学最高不超过三十。这让精通各种复杂程式运算的房东姐姐气得打她好几次,不过每次都被百合女王给挡了回去,还爆发了一场关于孩子教育的终极辩论,虽然谁也没争赢谁,但是她俩到现在都谁也不理谁却是不变的事实。

进入教室之后,李果立刻吸引了许多家长的目光。这其实也无可厚非,毕竟李果现在虽然快四十了,可看上去始终保持在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几乎没任何变化,所以在一堆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中显得特别显眼。

不过他倒是习惯了,毕竟他自己多奇怪他自己知道,更何况他是被叫家长的常客,老师和学校领导早就知道小新的爹看上去像她男朋友的事实,虽然惊奇但也没什么太多的惊诧。

李果很快找到了角落的位置窝了起来,这是他的习惯,毕竟作为一个全年级倒数第一的校花的爹,坐在显眼位置上会显得很丢人。

不多一会儿,老师走了进来。这老师第一眼就看向了李果,然后向他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而李果看到走进来的这个人时,差点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这个老师穿着职业套裙,挽着发髻,看上去不到三十岁,面带桃花温婉可爱,漂亮的不比任何一个当红明星差,而且眼神里带着的那股子傲视群雄的姿态,更是让她显得高不可攀。

不过李果……却是认识这厮,这厮赫然就是上澝!也就是箫颂!

“你!”李果当场就叫了出来:“你不是在欧洲……”

“我总是要回家的嘛。”箫颂眯着眼睛看着李果:“我现在是你女儿的班主任,我们见面的机会多多哦。”

李果双手一捂脑袋:“大姐,你放过我吧……”

箫老师也不搭理李果,只是抱着一堆成绩单走上讲台,环顾了一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箫,大家可以叫我箫老师,从这个学期开始,我将负责这个班的高三冲刺,希望大家对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特别是某个最不负责任的家长!”

她说着,眼睛还瞟向了李果,里头的意思显然不言而喻,众家长哄的一声笑了出来,并用很暧昧的眼神在上澝和李果身上来回打转。

开完家长会之后,李果已然是一头的包了,他一个人萧瑟的走在路上,背影苍凉。

“怎么了?天守大人。”上澝跟在他身边,背着手一副不改当年的俏皮摸样:“见到老情人也不高兴么?”

“你饶了我吧。”李果苦着脸:“我的脸都让你丢完了。”

“谁让你这么多年都不从了我。”上澝哈哈一笑:“我可是一直为了你守身如玉呢,你就对我是这个态度?”

“呵呵……”李果实在是拿上澝没招,只能扯开话题:“昆仑欧洲发展计划成功了?”

“当然成功了,并购了欧洲十五集团,现在昆仑完全凌驾蜀山了,你输了。”上澝眼中泛着促狭:“你答应我什么来着?昆仑赢了蜀山你就怎么样来着?”

“我……”李果看了看天空,郑重的说:“我忘了。”

“喂!你是天守哎!你怎么能这么无耻?”上澝似乎是急了:“我等了你十年!一个女人有几个十年?”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你的话,最少能有一百多个十年。”李果嘴角抽了抽:“其实你真的让我挺感动,可是……你知道,一个人的爱很有限,不能分给太多人,我……”

“闭嘴!”上澝厉声大喊一声,惹得街上的行人纷纷侧目,而上澝却浑然不惧:“你只要告诉我,你对有有没有好感!天守不能撒谎!”

“其实这条就是撒谎,天守靠撒谎过日子的。”李果无奈的一笑:“说没好感你信么?”

“好吧,我满足了。我继续等就是了,反正调戏你的日子也很好玩。”上澝轻佻的吹了声口哨:“对了,另外一个**天守现在被困在时空里了,三个月后才能出来。”

“真是可怜……”

“不要用这么无关痛痒的语气说自己的亲密同事!”上澝捏着李果的脸,像女孩子似的撒娇:“你这是不对的!”

李果刚要回嘴,一辆锃亮的spy渴r c14停在了李果的面前,车门渐渐打开,里面坐着一个艳丽到耀眼的女子,正用蔑视的眼神看着李果旁边的上澝。

如果有识货的人在场,就能发现这部车绝对是限量版的神器,全世界也只有那么十二部,按照十二星座来量身打造的,而这一辆“天秤座”是属于全球第一大游戏公司老板的爱车,是世爵赠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我早上还找你呢,你大清早跑哪去了?”李果看到车里的人,双手抱臂:“你也真是,你家出鞘和志坚都打翻天了,你也不知道去调解一下。”

“矮油,相公。”莫愁从车里出来,挽上了李果的胳膊:“你还不知道他们吗,三天两头的闹,闹过去就好了。毕竟谁生了把勺子出来都会不高兴的。”

“好久不见啊。”莫愁转头冲上澝打了个招呼:“你还是这么漂亮呢。”

上澝上下打量着时尚艳丽还充满了女人味的莫愁,顿时恨的牙痒痒,才十年……只是过了十年,当年那个村姑现在俨然成为了时尚界的宠儿,让自己这个一贯眼高于顶的人显得很没面子,很难堪很难堪。

“好了,我还得去开店呢。”

说完,李果自顾自的往前走,并头也不回的说:“莫愁,中午记得回家吃饭,我今天给你炸鸡翅。”

“相公最好了!”莫愁得意洋洋的瞄了上澝一眼:“赏个脸去我家吃个便饭吧。老朋友了。”

“谁怕谁?”上澝一个转身就上了莫愁的副驾驶:“走吧。”

而李果看到汽车扬长而去之后长长的舒了口气,掏出电话拨了出去:“雪姐姐……救命,上澝回来了!”

“啊?那个怪女人?”正在给孩子喂奶的雪姐姐惊呼了一声:“好了,我知道了……那哥哥你先自求多福,我去搬救兵。”

挂上电话,李果差不多也已经走到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店,他熟练的掏出钥匙打开店门,里头一只暹罗猫刷的一声跳了出来,立在他的肩头:“我悄悄的告诉你,上澝回来了。”

李果用脸在琥珀毛绒绒的身上噌了噌:“我都被她折磨一上午了……”

“你真可怜。”琥珀在众目睽睽之下从猫变成了人,毕竟现在法律早就允许人妖结合了,猫妖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常见的妖精,所以哪怕别人看到了猫变妹子,也没什么人会感觉惊奇。

“是啊,可怜啊。”李果把几辆当展示品的自行车拖了出来:“这就是中年危机。孩子们呢?”

“你家女王带去魔鬼训练了。”琥珀叹了口气:“葵这傻孩子还买了好多零食,我都不忍心看了……”

“真是奇怪的一家。”李果哭笑不得:“我早就说我会有麻烦。”

“这不算什么,如果我要告诉你蜀山学院和昆仑学院的弟子发生械斗了,你是不是会更头疼?”

“什么!”李果重重的一拍脑门:“不是这么悲情吧!”

“是这样的,一共两边伤了28人,现在都被逮走调查了,蜀山有个学生还想启动万灵血阵,你面临两千万的罚款。”琥珀奸诈的笑着:“还得出面保释这个天才。”

“这天才是谁?”

“段……”

“好了!不用说了!”李果痛苦的蹲在地上:“我这姑姑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宝贝……”

就在这时,李果的电话突然响起,他接起电话,里面传出海鲜大圣娇滴滴的声音:“喂,李果吗?”

“大圣……收了神通吧,有话直说好吗?”

“好吧,有三件事,第一……我钱用光了,第二:我出车祸了。第三,仙界有四十七个穷凶极恶的歹徒越狱了。”海鲜大圣的声音显得很女性化:“你看……”

“车祸?你没事……你肯定没事,车怎么样了?”

“车肯定的废了,鼻子都扁了。”

“谁的责任?”

“我想可能是我的……”

“对方是谁?”

“是墙……”

李果嗷的一声一拳打在了栅栏门上,然后深呼吸一口:“那四十七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是怎么着?”

“一等重罪,极度危险。四小时内必须解决。”海鲜大圣的信息一向精准无比:“比这更重要的是,我没钱了!没钱了!没钱了!没钱了!没钱……”

在海鲜大圣无限重播的时候,李果掐断了电话,整个人陷入了沉思,并在沉思一阵之后抬起头:“通知战斗部门,准备开通缉令,二级通缉令,生擒!反抗者格杀勿论!”

他话音刚落,身旁一个半透明的影子突然发出了声音:“明白。”

李果这时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快到十二点了,他往墙上一靠:“二十三天没做生意了……收工!”

¥b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