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重回求阙部落(...

小说:地界作者:逝水更新时间:2018-12-14 11:11字数:432354

抬眼见到中年男子对自己再无半点兴趣的模样时,叶辰这才把悬于嗓子眼的心脏重新放回肚中;随即便再次微微躬身,继后与他错身而过,缓缓的走到船楼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盘膝而坐默默的调息起来。

不一会功夫,整座巨大的船楼微微震抖起来,随即一阵蒙蒙光辉冉冉升起,化作一道圆形光晕笼罩着整做船楼;突然间叶辰身形一晃,不由得让微微睁开双眸,只见原本停滞在半空的巨舰已经疾行在云海之中。

除了初始感觉到微微一荡,随后叶辰并未察觉到半点不适;整个巨大的船楼似乎只是缓慢的挪动着,可透过那层蒙蒙光晕,便会惊骇的发现,整座船楼正在以不可揣度的速度急速向前行驶。

叶辰微微摇了摇头,只等船楼显然不是靠人力能够催使得动,必然是结合了上古残留下的阵法再加上海量的灵石才能催使;这等消耗绝不是一些小部落能够承受,也只有如七大上族部落的这种庞然大物才能好不心疼的挥霍着。

随即叶辰便把这些与自己不相干的杂念抛之脑后,抬眼环视四周,并未瞧见那位中年男子,想来是不会在来找自己了,估计此时已经进入了船舱内部;而其余同一脉的修士也没人过来打扰,叶辰也自然落的清静,不由得再次阖目起来,缓缓运行功法,默默的打坐起来。

一天过后,在半空急速行驶的船楼开始有了些停顿时刻,陆陆续续有修士从起身从船楼下走出;叶辰也并未在意,想来以七大部落出来的人处事,若是到了自家的部落所在地必然会提醒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正待叶辰细细揣摩着识海中的一些细微变化时,耳畔蓦然间闯来一阵细蚊之声,“叶小友,求阙部落已经到了,你可以就此下船了。”

船板角落处,盘膝而坐的叶辰猛然睁开双眸,平静普通的脸庞闪过一丝喜色;听到‘求阙部落’这几字以叶辰的城府,内心也不由得微微一颤;历经这么多九死一生的艰辛,总算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缓缓起身的他蓦然回首,不知何时那个中年男子已经悄然立于船头,显然刚才正是他出声提醒;叶辰心中微微感叹一声,脑海间闪过一道道熟悉身影,朴拙苍老的老族长莫蔚山,身材魁梧壮硕的莫天鹰,还有那早熟的小屁孩莫林,佛魔兼修的怪胎季天龙,外冷内热的公良修等等,一时间叶辰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

抬眼看到中年男子朝自己直视而来,叶辰按捺下心中一丝躁动,对着这位筑基修士微微躬身;中年男子并未开口搭腔,只是抬手一挥,只见他手中握着的一件黝黑令牌令牌闪出一丝乌光,随即只见笼罩在船楼之上的光幕蓦然一震,一条丈宽的裂缝出现在船头之上。

见中年男子挥了挥手,示意自己下船离开;叶辰也不再有半点迟疑,脚尖微微一点,身形化作一道灰光瞬时从那道裂开的光幕之中一蹿而过,还未待他飘然落地,身后那座庞然大物依然一个闪失,消失茫茫云海之中。

此时也是日落十分,叶辰脚踩着飞剑,低头看去,身下尽是火红的霞光夹杂着漫天白云,而透过滔滔云海便是那熟悉的一幕幕景色,俩做黝黑的石山依旧相互拱卫着,只是看起来好似俩个黑点一般;而部落中的房屋更是犹如好似镶嵌在一块巨大圆饼上的黑芝麻一般,显得错落有致。

带着舒畅的心情随即扫视着脚下一切的叶辰猛然间双眸不由得微微眯起,只见在那块犹如圆饼的部落最中央,一抹金黄色光芒微微闪烁着,“这是那个祖灵散发的气息,竟然如此灵敏,就连我已经进阶后的隐匿的神魂气息都能察觉。”

叶辰双眉微微扬起,嘴中不由得喃喃自语起来;随即他便不在把目光注视在那祖灵之上,即使这些部落的祖灵有着一些诡秘的威力,这也貌似与自己没多大的关系,自己这才来主要还是与求阙部落相处良久的人告个别,随即便要离开此地。

以他如今进阶到第二果位的神魂修为,地面上的一举一动他都能查探到一清二楚;显然是刚才那艘巨舰经过部落上空时投下了巨大的影子,惊动了部落所有的族人。

猛然间,叶辰眼眸微微挪动,只见数到人影从部落之中疾射而出,迅速的掠出部落,站立在部落外的那俩做黑石山峰之上,遥遥的抬头远眺着高空。

似乎是因为第一时间没察觉到人影从空中飘落,原本一脸喜色的古蔚山蓦然间浑浊的眼眸一阵黯淡,似乎想到了那个他最不想得到的结果,而脾气更加暴躁的公良修脸色已经阴沉如水。

而姗姗来迟的季天雷却是一脸淡然的抬头仰望,初始平淡的脸庞也是微微一变,似乎未能感觉到头顶有任何修士隐匿其中;随即他的脸色又是一变,这次却是一种莫名的诧异。

“哼!!”一阵重重的冷哼声从季天雷嘴中传出,骤然间把在他身侧的俩位老人蓦然扭头朝他看去,还未待急躁的公良修开口,只见这位一向不怎么开口的季天雷在此出声,只是这语气却是显得有些阴冷。

“你这小子还要在上面待多久,是不是要季某轰你下来!!”

“哈哈哈,你这家伙还是这样的臭脾气,叶某只是看着这夕阳美景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这才一时间有点不想下去;劫后余生的感觉真是好舒服呀,季道友若是不嫌弃,不妨一起上来,坐看这云气云落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呀。”

听到这懒洋洋的熟悉声音徐徐传来,公良修与古蔚山骤然对视了一眼,一种莫名的欣喜充斥着全身,一瞬间似乎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暖意;倒是确定了头顶真有人在的季天雷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季天雷卷缩在袖中的双手微微一颤,刚才他并未发觉云海之上有人,只是头顶传来一种莫名压抑感;而以他对叶辰的了解,这小子只要不是太过运气背,必然是会安然回来,他这才出言一试。

未料到头顶之上真的是他,原本一览无遗的气息,此时却是变得晦涩起来,显然是这趟试练,这小子得到不小的机缘。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